南国野兽

横行霸道长得俊 | 山花girl绝不认输|卷西加菲中毒 | 【TSN】ME | Jewnicorn|德哈

摘纪录:

应是天仙狂醉,乱把白云揉碎。
——李白《清平乐·画堂晨起》


感谢推荐

[TSN][ME][AU] 无法无天 1

我。我的天?!神仙开新文了,我居然现在才看到,爆哭

juvenbace:

Summary:


问:如果没有Facebook,四位创始人将会有什么样的人生?


答:无法无天。






1






美国,弗吉尼亚,匡提科。




PPT频繁地闪动着,明暗不定的光线映照在脸上,斯佩德副局长不时用他昂贵的极光笔在厚厚的资料上圈关键词。


FBI需要一位精通犯罪的心理学顾问,侧写师们从全美犯罪心理学专家里筛选出六位,每一位都履历漂亮,战绩辉煌,特工主管们很满意,提请斯佩德做最后裁决。


讲解完成之后,光线明亮起来,众人看向斯佩德。


“就这些吗?”斯佩德摘下花镜,不满地看向特工主管们。


“是的。”卡斯帕犹豫了一下回答道。


“他们不错。”斯佩德道,“但我们需要的是拥有绝对控制力的心理学家,只理解杀手还不行,必须要能击倒他。继续筛选。”


说完,斯佩德准备起身时,卡斯帕道:“还有一个候选人。很年轻,履历也不够漂亮。”


斯佩德责备道:“他凭什么成为候选人?”


卡斯帕缓缓道:“他曾被指控谋杀了费雷尔·道格拉斯。”


“马克·扎克伯格。”斯佩德立刻说出了名字。




马克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。一张锋利与无辜交合的面孔,曾连续数月霸占所有媒体头条。FBI派出最精锐的特工小组、侧写师和心理专家,对他狂轰滥炸了五个月,最终不得不认定费雷尔·道格拉斯的死与他无关。


斯佩德沉吟道:“既然是候选人,按照常规程序过一遍吧。”


“是,长官。”艾琳边切换PPT边介绍道:“马克·扎克伯格,1984年生人,犹太人,出生在纽约州白原市,父亲爱德华·扎克伯格是当地的知名牙医,母亲凯伦·扎克伯格是一位心理学家。有三个姐妹。马克与父母和姐妹的感情很好,来自原生家庭的干扰很少。喜欢编程、击剑、诗词和语言,精通法语、希伯来语、古希腊语和拉丁文。高中时曾设计了一款能识别用户喜好的音乐软件,微软以百万年薪邀请他加入,他以起不来床为由拒绝了。2002年以满分成绩考入哈佛大学心理系。在哈佛继续自己的编程爱好,为哈佛设计了好几款实用软件,颇有声名。2006年大学毕业后加入加里·古特曼心理咨询室。两年后正式获得心理咨询师执照,拿到执照第二个月接待了第一位咨询人费雷尔·道格拉斯。三个月后,费雷尔·道格拉斯跳楼身亡,费雷尔次子控告马克谋杀了他父亲,应纽约警局邀请FBI介入调查。”


“好了,这段我们都知道,不用再说了。”斯佩德打断道,“说一下你们举荐他的理由。”


艾琳看向卡斯帕,卡斯帕点了点头,艾琳道:“费雷尔·道格拉斯并非一位普通人。他是华尔街最富盛名的大亨,人称“鲨鱼”。但凡他看上的猎物,没有一个死里逃生的,全都被他吃干抹净,小到一家公司,大到一个国家,无一例外。他的道德拉斯大厦与旧金山金门大桥并称全美top2自杀胜地。因连续六周有人跳楼,道格拉斯大厦还有个诨名——“鲨鱼周”大厦。费雷尔生性残忍,意志坚定,一生遭遇过无数挫折打击,被控与多起死亡事件有关。至今我们仍未能查明从不看心理医生的他为什么会到马克·扎克伯格这个刚刚拿到心理咨询师执照的年轻人那里做心理咨询。三个月后,这头吃人不吐骨头,亲儿子死在眼前眉头都没皱一下的鲨鱼,竟然自杀了。在所有候选人中,马克·扎克伯格是最年轻的,不仅学历最低,而且没有任何犯罪心理侧写经验,但他“捕杀”了费雷尔·道格拉斯,费雷尔是一个攻击力、控制欲极强的人,仅仅三个月,十几次会面,他就自杀了,尽管原因未明,但至少证明一点:马克击败了他。”


斯佩德冷笑道:“所以,你们就指望着他能逼那位连环杀手也去自杀?”


艾琳不敢说话了。


卡斯帕解释道:“马克·扎克伯格确实不是一位合格的候选人,所以最初并没有介绍他。但他的控制力与坚毅,远超其他候选人,我们有过惨痛教训,那位杀手极其擅长心理操控,我们已经损失两位特工。”


斯佩德当然清楚马克的优势在哪儿,他亲眼见过这个年轻人,至今仍认为他应当对费雷尔的死负责,但他太聪明也太强大,那么多心理学专家车轮战了几个月,愣是没从他嘴里套出一句有用的话。费雷尔纵横华尔街那么多年,早已心硬如铁,而这小子只用了短短三个月就到了致命“沙眼”,逼得心狠手辣的费雷尔跳楼自杀。FBI在马克身上的惨败,让斯佩德倍感屈辱,没能将其送进监狱已是奇耻大辱,如今再礼贤下士,聘请他为顾问,真是卑躬屈膝至极。


极光笔重重敲击着桌面,三下之后,斯佩德平静地说道:“继续。”




艾琳开始介绍马克的社交情况。


“马克·扎克伯格性格内向,不擅长社交。他只有三位好友。一位是克里斯·休斯。”


斯佩德动容了,“就是为总统写竞选演讲的那位?”


“是的。”艾琳答道,“克里斯·休斯是马克大学时的室友,两人感情很好,总统竞选成功后,原本想邀请他当新闻发言人,但马克这边出了费雷尔的事,他拒绝了总统的邀请,奔赴纽约帮助好友。如今在纽约州议员詹姆斯·贝尔办公室工作。”


“我们审查过他,他没有问题。说下一个。”


“他的第二位好友是达斯汀·莫斯科维茨。”幻灯片上出现一张热情洋溢的笑脸。“他与马克同岁,出生于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豪富之家,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学院,也是马克的室友。目前在一家名叫道尔的对冲基金工作,控制着大概上百亿的资金。”


“上百亿?”斯佩德愣住了,“他不是和马克同岁吗?”


“是的。”


“他才二十七岁怎么能管理这么多钱?那帮投资人疯了?”


会议室出现压抑地笑声。


艾琳也忍不住笑起来。


“怎么了?”斯佩德问。


“达斯汀的主顾基本涵盖了纽约上东区、上西区乃至东部各州的所有权贵夫人。”


“全是女的?”


“差不多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斯佩德愈发好奇,仔细打量着达斯汀,“这小子长得也不算特别英俊。”


塞缪尔举起手道:“我高他四届,他上大学时,我已经毕业了,但对他我是如雷贯耳,他在哈佛非常非常有名。”


“为什么有名?”


塞缪尔轻咳了一声道:“他上了校长的老婆,在毕业典礼前一天。这是哈佛校史上绝无仅有的战绩。”


全场爆笑,连斯佩德都笑了。


艾琳强忍住笑说道:“达斯汀·莫斯科维茨对夫人们有着难以描述的强大魅力。”


斯佩德再次认真观察达斯汀,仍是看不出让美国最有权势夫人们趋之若鹜的魅力到底在哪儿。


“继续。”


“第三位朋友是爱德华多·萨维林。”幻灯片出现一位身着黑色羊绒长风衣的英俊男子。


斯佩德调侃道:“你说这位让夫人们神魂颠倒我还觉得可信些。”


“爱德华多·萨维林,1982年生人,巴西裔,上世纪90年代初移民美国,定居迈阿密。他的身份有点复杂。”艾琳恢复严肃干练的模样,“萨维林家族在巴西是名门望族,移民美国是受到黑手党的威胁。定居迈阿密后,萨维林家族很低调,爱德华多的父亲罗伯托·萨维林从事进出口业务,母亲桑德拉·萨维林是一位心理学家,他们育有三个儿子。长子亚历山大成立了一家基金会,次子是一名牙科医生,爱德华多是家里最优秀的孩子,不仅是哈佛投资协会的会长,还是凤凰社成员。”


斯佩德的神情有些变了,其他都不足以引起关注,但凤凰社成员需要特别注意,FBI现任局长亦出自凤凰社。


“毕业后,他先是在花旗银行工作,后来自己成立了一家对冲基金,2008年金融危机时,他做空了房地产,短短数月就赚取了将近300%的利润,成为华尔街最耀眼的新星。然而奇怪的是一向遵纪守法的萨维林家族,在这一年突然和巴西黑帮搅合在一起,一年之后全美巴西黑帮新当家人成了罗伯托·萨维林。而爱德华多·萨维林成了巴西黑帮在纽约的总负责人。”


“萨维林家族和巴西黑帮一直势同水火”弗罗里达州探员凯特补充道,“巴西黑帮曾试图绑架过爱德华多,现在变成这样真是让人大跌眼镜。”


艾琳道:“影响马克成为顾问的原因除了阅历和年龄之外,爱德华多也是其中之一。”


“不止爱德华多。”卡斯帕道,“克里斯·休斯和达斯汀·莫斯科维茨的社交圈太过复杂,他们知道的消息恐怕比我们FBI还要多。”


塞缪尔笑道:“别说的马克好像已经是我们的猎物似的,这事儿成不成不在我们,在马克。我觉得他根本不想帮FBI。”


斯佩德看向塞缪尔,这位哈佛才子虽然出身平凡,却极擅钻营,是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。


“这只是我的猜测。”塞缪尔收起嘲讽,谦和地说,“毕竟马克手里握着费雷尔·道格拉斯的全部收藏,他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。”


斯科特摇着头笑道:“要说这个马克真是个妙人,弄死“鲨鱼”费雷尔本就已极为传奇,竟然还说动费雷尔将全部收藏赠与他,要知道他的子女分得的遗产也没马克多。”


“不说这些了。”斯佩德合上笔,放下眼镜,“马克·扎克伯格个人条件尚可,社交圈虽然简单,但辐射范围过于复杂。”斯佩德犹豫再三,终究没有将马克从候选人中剔除。“七位候选人,在座的特工主管一人负责一位,亲自接触后提交报告,再议。马克·扎克伯格塞缪尔负责。散会。”


斯佩德离开后,特工主管们满怀同情地看着塞缪尔,马克这个人可不好接触,比那位连环杀手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
塞缪尔自嘲道:“现在去买人身保险是不是有点晚了。”


斯科特搂住他的肩道:“没用。马克手下全是自杀身亡的,保险公司不赔钱。”




当晚,塞缪尔认真翻阅了马克的全部资料。费雷尔死后一年,他曾经的合伙人雷恩·福克斯约见马克,谈过几次话后,雷恩也自杀了。全美哗然。马克的心理咨询师执照被吊销了,然而出于好奇或者权贵们见鬼的癖好,上东区、上西区的富豪们开始陆陆续续到马克那间著名的谈话室与他聊天,其间又有数人自杀身亡。马克死神之名如日中天。


恶魔对死神。有意思。


塞缪尔合上电脑,露出笑容,他有预感这次的心理顾问非马克莫属。





pwp与道德底线

皮下也是耽美文同人文撸了不少,对强制啊触角啊dbsm什么的接触还挺良好的,毕竟这种在危险边缘大鹏展翅的感觉非常能激发肾上腺素。

但这真的是我第一次毫不怀疑地认定这个情节就是qj。

大家各有各的嗑点我很尊重。只是希望能认清,在觉得好萌刺激带感的同时,认清这样的情节如果发生在现实生活中,就是qj,就是犯罪,就是禽兽。

把嗑不起来那句话删了,最开始发的时候只写了这句,作为占tag的内容这句话太主观了,我道歉。

有说知道在说哪篇文的,对不起我没有针对哪篇文,也请不要对号入座。我尊重每一个为圈子产粮的大大,你们是这个圈子能存续能发展壮大的能量源泉。


嗑糖到迷幻的长得俊女孩的无逻辑碎碎念

觉得【长得俊】特别甜,特别特别甜,因为在小柚身边的小橘最放松最自然,这有多么难得啊。大家都觉得是制霸宠甜心,仿佛长在他身上的视线,不自觉出现的酒窝,压不下去的嘴角,肢体上下意识地触碰和保护,这些都是藏不住的。

但你们还记得,小柚说过,“林彦俊不能哭。他是我们的墙,他倒了我们就垮了。”

我想说,小柚你怎么那么好,你怎么那么懂他。就因为这句话,让我开始意识到其实小柚才是这两个人中的那根主心骨。他能一眼看穿小橘的伪装。他一直说,别看他看起来好像很凶,其实内心里有火。小柚好像很闹很皮还奶凶奶凶的,却是最能安定人心的存在。不管面对多大的压力,多可怕的困局,他永远四两拨千斤,泰山崩于前而不倒。这是实力积淀起来的自信,更是与生俱来对世界的包容与善意。就像他说的,“有尤老师在,没有什么好怕的。”所以在他身边的时候,小橘能暂时卸下武装,做回自己,休息一下。

为什么长得俊甜,因为心意相通的了解是演不出来的,发自内心的亲昵是演不出来的。

所以要相信,小橘这两天经历的这些困境,他不是一个人在死扛,小柚在呢,那么温柔那么善解人意那么懂小橘,他怎么可能不在开导他,怎么可能不在帮他找状态,怎么可能不努力逗他开心。小超人也在呢,香蕉的团魂都在呢。还有土偶里遇到的好兄弟们,还记得小橘怎么开导农农的吗?那个比喻真的太透彻了,透彻到让人心疼。还有大厂外的拼了命在打投的海狮们。

边复习直拍边零零散散写了好多,逻辑死亡,真情实感,想到哪写到哪。

啊啊啊!新鲜出炉你山的ins啊啊啊!
这什么!!这什么!!莫名其妙的被甜齁

转发首页富相桑害

不锈歌:

“他们在千千万万个故事里白首,却在真正属于他们的那一个里永别”


↑这条弹幕完美解释了另一条↓


“无论有多少甜文都弥补不了受的伤”


#幽灵船女孩为何都这么擅长互相捅刀?是被官方操练出来的必备技能吗莫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