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国野兽

逃离失败的大厂女孩(吃cp多且杂)| 卷西加菲中毒 | 【TSN】ME | Jewnicorn|德哈

【长得俊】非零和游戏(2)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句 你是生活必须品 让我在工位上成功化成尖叫鸡

熊熊阿姆斯特朗回旋炮:

现背 / 双向暗恋 / HE


大厂橘柚爱情+Trainee18成长故事


故事在往很奇怪的方向发展,尤长靖视角真的好难写,帅哥怪怪的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07


 


尤长靖抱着绿色大水杯走进Trainee18的化妆间,林彦俊和李若天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,两个人都没看见他。姜京佐一边蹲地压腿,一边冲尤长靖抬了抬下巴:“怎么样啊长靖?”


 


林彦俊闻声抬头,看了尤长靖一眼,后者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。


 


《偶像练习生》正式选拔之前,节目组设置了100位少年的面试采访。姓名,年龄,星座,个人技,喜欢哪个明星,样样都要问一遍,事无巨细。被问到“你为什么来这个节目”的时候,尤长靖愣了一下,看着怀里的水壶,下意识地答:“因为想唱歌吧。”


 


节目组的工作人员翻看了他的简历,细数他参加过的歌唱比赛,又问,除了想唱歌,还有什么原因吗?


 


备采间没有打灯,两位工作人员,一条长桌,空气不太流通,让尤长靖觉得有些昏昏欲睡。他看着手里的水杯,觉得大脑陷入停滞。


 


“想被看到,……想被大家看到。”尤长靖的回答有些心不在焉。


 


他目前没法思考这些,满心都是自己当日一时冲动地对林彦俊说,自己才是他的营业cp。


 


林彦俊的反应挺出人意料,瞪大了眼睛端详了他一阵,随后低下头去,说了一声:哦。


 


尤长靖想,那段漫长的沉默中,林彦俊或许已经在心里将他骂无数遍了,至于骂的什么,尤长靖没敢想。


 


林彦俊的真·营业cp陆定昊这会儿正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美貌,无暇顾及周围的一切,连尤长靖接受完节目组采访进了屋,都没能打扰他。这让尤长靖有些心虚。


 


李若天抢过话头:“长靖有什么可担心的,你们担心担心高茂桐那傻子吧。”


 


姜京佐笑了:“高茂桐能说什么?”


 


老话说,不要在背后说别人坏话,话题中心高茂桐就在下一秒风风火火地打开了化妆间的门,直接冲过来扑倒了李若天:“李若天你是不是又说我坏话,我在外面都听见了。”


 


李若天没来得及喊救命,双手在空中扑棱,弱小可怜又无助。


 


姜京佐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,问:“哎高茂桐,为什么来这个节目,那题你怎么答的?”


 


高茂桐底气十足:“我说,少年强则国强,我们要成为这个时代年轻人的榜样。这答案是不是特厉害!”


 


尤长靖呛得一口水从嘴里喷出来。


 


08


 


林彦俊猝不及防被波及,没说什么,接过尤长靖手里的水杯,递给他一张纸巾。


 


陆定昊在镜子里看见了,悄悄挪到林超泽和邱治谐身边说:“我们重新考虑一下营业cp的人选吧,你们看林彦俊眼里都没我,没有cp感,不行的呀。”


 


邱治谐保持微笑:“陆定昊你入戏真的好快。”


 


林超泽给了他一个“peace”的眼神,示意安抚:“愿赌服输,别想找借口逃走。”


 


陆定昊挺没好气:“林超泽,OUT。”


 


尤长靖余光瞥见了陆定昊的脸色凉薄如夜,手下顿了顿,准备拿过自己的水杯放好,不料被林彦俊扣下了。


 


“你刚才喷我水。”林彦俊玩着绿色水杯,语气平淡。


 


尤长靖心里“咯噔”一声:“你生气了嘛?”


 


林彦俊未置可否,挑眉:“你说嘞?”


 


尤长靖暗叫一声“不好”:“好啦,对不起啦,不要生气了。”


 


林彦俊想了想:“道歉这么简单哦。”


 


尤长靖软软赔笑:“那你要干嘛啦?”


 


林彦俊从口袋里掏出一罐滴眼液扔过去:“我眼睛很干。”


 


没等尤长靖拧开滴眼液的盖子,陆定昊立马笑着迎了过来,云淡风轻地接过尤长靖手里的滴眼液:“林彦俊我帮你滴眼药水吧,我跟你讲呀,北方就是太干了,我恨不得把美瞳摘掉戴框架你晓得伐?”


 


林彦俊没领这个情,指着尤长靖,明明白白地说:“我要他。”


 


陆定昊硬生生把一句“WTF”咽了回去,随手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:“哎呀你就是太客气了,别跟我客气了林彦俊,来吧。”


 


林超泽扒着邱治谐的肩膀,把笑到扭曲的脸转了过去。


 


邱治谐轻叹,惨不忍睹,真的惨不忍睹。


 


09


 


组cp并非香蕉娱乐的独家创想,100个男生还没在金字塔上坐稳,林超泽就已经凭着“一队之长”的雷达,辨认出好几对潜在的营业cp。


 


李若天听得脊背发凉:“林超泽我开始怀疑你了,你是不是有啥特殊癖好?”


 


林超泽懒得理他,高茂桐突然倒吸一口冷气,指着林超泽一顿质问:“你平时不和我打游戏,是不是都在写同人文?”


 


姜京佐闻言劈了个叉,邱治谐拍了拍高茂桐的背:“脚抬起来,喷水。”


 


后台乱哄哄的,有工作人员喊cue,还有几组准备上场的练习生。


 


尤长靖躲在角落里,他终于放下了他的宝贝水杯,单手捂着耳朵,轻轻地练唱田馥甄的《不醉不会》,他打算在初评级上唱这首歌,那是他在Trainee 18总决赛时唱的歌。


 


这首歌曾经为尤长靖带来了好成绩,他想,也会在初评级给他带来好运。


 


林彦俊觉得尤长靖是个神奇的人,他平时比任何人都合群,但只有在唱歌的时候,像站在宇宙中心一般,远远地,谁也够不到他。


 


林彦俊伸出手,手掌正好可以覆盖尤长靖小小的身影,他试图走过去抓住他,把他拉回现实世界,却徒劳无功,最终林彦俊放下了手。


 


尤长靖唱到了“只要我以为,就不是误会”,工作人员突然敲门进来,喧闹停了,歌声也停了。


 


节目组对这群精力过剩的男孩没有过多的期许,只盼他们能顺利完成表演,在讲解了一系列流程后,工作人员补了一句:“一会儿上台,如果导师问你们有什么要展示的,千万别说有。”


 


林超泽一愣,好脾气地问:“为什么啊?”


 


工作人员没时间解释更多,只说:“导师都很累了……行了,快上台吧,就到你们了。”


 


林超泽没再纠缠,站到中心:“来各位,准备上台。”


 


高茂桐终于是紧张了,穿了件衬衫整个人直哆嗦,李若天捏了捏他的肩膀:“一会儿上台记得要有表情,一定要有表情,记住没。”


 


高茂桐挤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。


 


尤长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探出脑袋叫住了大家:“你们停一下。”


 


队友们纷纷看他。


 


“我爱你们。”尤长靖甜甜一笑。


 


屋子里此起彼伏一阵“我也爱你们”。林彦俊没说话,眼见着高茂桐僵直的背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个柔和的弧度,一米八的大男孩摸了摸脑袋,小声吐槽:“突然表什么白……”


 


林超泽很兴奋,眼睛亮亮的:“来圆阵了,让他们看看Trainee 18的厉害。”


 


林彦俊笑了笑,把手放在了队友的手上。


 


有些人,生来就是来拯救地球的,比如尤长靖。


 


10


 


香蕉娱乐练习生是迎着意义不明的欢呼与起哄上场的,等尤长靖唱到《让世界毁灭》的最后一个高音,全场突然前所未有的安静。


 


张PD摸了摸耳机,低下头微笑了一下。严厉如他,在表演结束后给出了“目前最默契的一个团队”的超高评价。


 


林超泽谦逊地鞠躬道谢之后,一边往后台走,一边拍了拍高茂桐的背:“张PD的话听见了没有,我们很棒,自信一点高茂桐。”


 


年龄最小的弟弟还处于表演失误的消沉中,贝汯璘笑着捏了捏林超泽的肩膀:“好了好了,小高听见了,一起加油了。”


 


尤长靖看着前面几个队友的背影,又看了看手里的话筒。


 


香蕉初评级表演现场唯一一个拥有个人展示时间的是贝汯璘,尤长靖默默退到一边,眼睛亮亮地看好友展示引以为傲的rap。


 


他在羡慕,但也只是羡慕。


 


一首没能唱出来的《不醉不会》,一次没有拿到A的等级评定,这对灵魂是完美主义的尤长靖来说,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。他拍了拍自己的脸,深吸了一口气。


 


“这位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获奖感言吗?”在等级测评里拿了C的林彦俊认真地看着尤长靖手里的话筒,让尤长靖一下子回过神来,挂上一个笑容:“你说什么啦。”


 


林彦俊双手插在口袋里:“那快把话筒还给人家啊。”


 


尤长靖才发现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正站在自己面前,一副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。他忙不迭地把话筒递过去,连说了几句“不好意思”。


 


工作人员拿着话筒走远了,队友们都在换自己的等级贴纸,吵吵闹闹。林彦俊挪过来,拿肩膀碰了碰尤长靖的肩膀,轻声问:“刚刚干嘛不唱《不醉不会》?”


 


尤长靖歪着脑袋,有些纠结:“……算了啦。”


 


林彦俊给自己拿了一张“C”的贴纸,又给尤长靖拿了“B”的,小心撕开自己的贴纸贴好,拍了拍这个并不漂亮的等级:“你看我拿不到A,还是要贴A的贴纸。你想唱《不醉不会》,就去唱啊,不然来这里干嘛。”


 


林彦俊把原本的A等级贴纸揉成一个小团,放在手心端详了一会儿,不一会儿,尤长靖也把他的A等级废纸放到林彦俊手心上。


 


林彦俊看着他:“这干嘛?送我的礼物?”


 


尤长靖被他逗笑,杏眼弯弯:“你见过这样的礼物哦……”


 


“那你打算送我什么?”


 


“很奇怪欸你,我干嘛要送你礼物?”尤长靖推了他一下。


 


林彦俊单眼眯起,瞄准不远处的垃圾桶,把手中的两个废纸球扔了出去:“那不如来唱一首《不醉不会》。”


 


尤长靖瞳孔地震:“现在?这里?”


 


两个纸球一个正中红心,另一个磕到了垃圾桶的边缘,掉在了地上。林彦俊“啊”了一声表示惋惜,随即转过头看他,理直气壮:“那不然嘞,明年再唱?”


 


尤长靖狠捶了他几拳:“我不要唱啦,你真的有够胡来。”


 


林彦俊得逞似的笑,轻巧躲开尤长靖的拳头攻势,走过去把那个孤孤单单的纸球捡起来,扔进了垃圾桶。


 


他们其中唯一一个拿到A等级的队长林超泽,盯着角落里小打小闹的两人看了一眼,顺手勾过一旁已经恢复吵闹的某人:“陆定昊,我觉得你可能要凉了。”


 


11


 


陆定昊冷不防吃了一句diss,惊吓之余攒了些不知该往何处撒的火气,恍惚间还以为哪家男团来挑事,回头一看是自家队长,一口气憋在胸口:“这位活性炭请不要开口说话好吗?”


 


林超泽被气笑:“你还想不想摆脱营业cp这个任务?”


 


陆定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尤长靖还在cue林彦俊“那你能模仿赵哥吗”,林彦俊瞪大眼说“又玩这个你好无聊”,一边口嫌体正直地开始乱指:“哪一机哪一机?”


 


陆定昊“啧”了一声,斜睨林超泽:“林超泽你终于良心发现了,你真是一块好碳。”


 


林超泽翻了个标志性的白眼:“你闭嘴……你说八哥到底怎么想的,哎,老邱,你说八哥怎么想的?”


 


原本靠在一边休息的邱治谐闻言瞥了他俩一眼:“你们真的觉得,林彦俊是这么容易被安排的人吗?太天真了吧。”


 


陆定昊凑过去:“你是说,为了不跟我组cp,林彦俊对尤长靖下手了?”


 


邱治谐一个纯直男,听了这话表情摸了一把自己的鸡皮疙瘩:“……什么叫下手了,你还敢讲得更变态一点嘛?”


 


陆定昊扒上了邱治谐的肩,心中正义感油然而生:“这样不行的呀,尤长靖好可怜哦,我要去救他。”


 


后台一片嘈杂,林彦俊因为说了某句话,而被尤长靖到处追打,林超泽突然皱了皱眉,一把拉住陆定昊:“等一下,我觉得哪里不太对。”


 


12


 


Trainee18队长林超泽在2017年的冬天顿悟了人生。


 


在林彦俊吐槽尤长靖带了超大行李箱还帮他拎的时候,在陆定昊抱着尤长靖不撒手但后者表情有些微妙的时候,在邱治谐讳莫如深地让他别再管这对濒临灭绝的营业cp的时候。


 


许许多多时刻都让林超泽产生错觉。


 


入住大厂的第一个夜晚也不让人好过,高茂桐抱着政治书冲进了林超泽的宿舍,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陆定昊走过去拍拍他的脑袋:“你看看,孩子读书都读傻了。”


 


不一会儿李若天冲了进来,蹲在了高茂桐旁边,同款瑟瑟发抖。


 


姜京佐从床上探出头:“咋的,老邱打呼给你俩震出来了?”


 


高茂桐给他比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没过一会儿,邱治谐推门进来,背后跟了个贝汯璘,高茂桐从地上蹦起来:“走了吗走了吗?”


 


贝汯璘一如既往很天使:“走了啦,去查别的房间了。”


 


陆定昊拍了拍面膜:“你们还怕查房?”


 


高茂桐打开政治书,里面夹着他的手机:“说什么收非生活必需品,连手机都收,太没人性了这里的人。手机与我共存亡。”


 


姜京佐笑他:“这不正好,别玩手机了,好好学习。”


 


高茂桐往床上扔了政治书:“那不行,我宁愿忍受邱治谐打呼也不能没手机。”


 


邱治谐照着熊孩子的脑袋呼了一巴掌:“说什么你。”


 


林超泽里里外外转了一圈:“哎,谁看见尤长靖没?都这个点了人去哪儿了?”


 


大厂宿舍的走廊长长的,一眼能望到头,尤长靖怀里抱着从全时便利店买来的零食,躲在楼梯口。他原本只是去买生活用品,离开超市的时候,塑料袋里多了很多不该有的东西。


 


他的寝室门开着,队友们的说话声就在不远处。


 


尤长靖深吸一口气,看了一眼无人的走廊,小跑几步随便打开一扇门冲了进去,刚刚稳住气息,就看到林彦俊从浴室出来,毛巾搭在头顶,发梢还湿漉漉的。


 


林彦俊看了一眼来人:“嗨。”


 


他们寝室的其他几位原本在聊天,被门口的响动吓了一跳,纷纷探出脑袋,跟尤长靖友好地打了声招呼:“嗨。”


 


尤长靖摸了摸刘海,尴尬地笑了笑。


 


他拉过一个椅子稍稍休息了一会儿,在塑料袋里随便翻了几下,拿了一个苹果刚要啃,注意到了这屋里其他人的视线,便把苹果叼在嘴里,拿出好些零食放在桌上,招呼他们一起吃。


 


13


 


大家坐在一起和乐融融分享零食的美好时光不过十分钟,林超泽就敲开了这间寝室的门:“尤长靖,回去了,睡不睡觉了?——你是不是又在偷吃东西?”


 


尤长靖猛地转过身,将咬了一半的苹果藏到身后,几乎在下一秒,苹果就被身后的林彦俊接了过去。


 


尤长靖猛摇头,摊开双手自证清白。


 


林超泽目光有疑:“没吃你那么紧张干嘛。”


 


林彦俊啃着苹果,慢悠悠地从尤长靖身后探出头:“还以为是工作人员来收非生活必需品,林超泽你吃吗,我买好多。” 


 


林超泽走过去,从袋子里拿了一个鸭脖,想了想又拿了一个递给尤长靖:“你只能吃一个。”


 


尤长靖听见自己牙齿咬碎的声音。


 


“我就是来收非生活必需品的,走了尤长靖。晚安八哥。”


 


尤长靖手里拎着一个鸭脖,走前心心念念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买的那堆零食,表情十分悲戚,甚至意义不明地瞪了林彦俊一眼。等回到宿舍,队友们散得差不多了,陆定昊已经戴了眼罩开始睡美容觉了。


 


尤长靖简单地洗了澡,爬上床,这才想起来刷一刷手机。刚打开微信,收到了名为“8”的好友发来的消息,时间显示十几分钟前。


 


“尤长靖,你零食我没吃,我也没让他们吃。”


 


“你是生活必需品。”


 


“晚安。”


 


-tbc-

思量

没头没脑心路历程

前程似锦都是他们的,只有ooc属于我,勿上升真人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卜凡的心思岳明辉是知道的。

 

留学生的圈子本就声色犬马玩得更开些,男男女女间矜持少了故事也更乱,岳明辉见得多了,自然懂。更何况他这个弟弟根本不是藏得住感情的人,就算老岳察言观色的情商只有真是水平的一半,也不会错过卜凡经年累月的情不自禁。

 

但他总觉得,只是因为这条路太难了,那些不见天日的练习生岁月里他们只有彼此了,卜凡错把那些互相取暖的慰藉当成爱情只是该死的吊桥效应在作祟。等到卜凡见识过更广阔的世界,享受过更盛大的瞩目,就会发现昔日黑暗中那些汲汲营营的过去根本轻如鸿毛不值一提,到那时他自然会看穿一切后转身离开。

 

岳明辉始终在坦荡的回应卜凡的体贴和亲昵,与等待达摩克里斯之剑随时落下的矛盾中和自己较劲。

摘纪录:

应是天仙狂醉,乱把白云揉碎。
——李白《清平乐·画堂晨起》


感谢推荐

[TSN][ME][AU] 无法无天 1

我。我的天?!神仙开新文了,我居然现在才看到,爆哭

juvenbace:

Summary:


问:如果没有Facebook,四位创始人将会有什么样的人生?


答:无法无天。






1






美国,弗吉尼亚,匡提科。




PPT频繁地闪动着,明暗不定的光线映照在脸上,斯佩德副局长不时用他昂贵的极光笔在厚厚的资料上圈关键词。


FBI需要一位精通犯罪的心理学顾问,侧写师们从全美犯罪心理学专家里筛选出六位,每一位都履历漂亮,战绩辉煌,特工主管们很满意,提请斯佩德做最后裁决。


讲解完成之后,光线明亮起来,众人看向斯佩德。


“就这些吗?”斯佩德摘下花镜,不满地看向特工主管们。


“是的。”卡斯帕犹豫了一下回答道。


“他们不错。”斯佩德道,“但我们需要的是拥有绝对控制力的心理学家,只理解杀手还不行,必须要能击倒他。继续筛选。”


说完,斯佩德准备起身时,卡斯帕道:“还有一个候选人。很年轻,履历也不够漂亮。”


斯佩德责备道:“他凭什么成为候选人?”


卡斯帕缓缓道:“他曾被指控谋杀了费雷尔·道格拉斯。”


“马克·扎克伯格。”斯佩德立刻说出了名字。




马克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。一张锋利与无辜交合的面孔,曾连续数月霸占所有媒体头条。FBI派出最精锐的特工小组、侧写师和心理专家,对他狂轰滥炸了五个月,最终不得不认定费雷尔·道格拉斯的死与他无关。


斯佩德沉吟道:“既然是候选人,按照常规程序过一遍吧。”


“是,长官。”艾琳边切换PPT边介绍道:“马克·扎克伯格,1984年生人,犹太人,出生在纽约州白原市,父亲爱德华·扎克伯格是当地的知名牙医,母亲凯伦·扎克伯格是一位心理学家。有三个姐妹。马克与父母和姐妹的感情很好,来自原生家庭的干扰很少。喜欢编程、击剑、诗词和语言,精通法语、希伯来语、古希腊语和拉丁文。高中时曾设计了一款能识别用户喜好的音乐软件,微软以百万年薪邀请他加入,他以起不来床为由拒绝了。2002年以满分成绩考入哈佛大学心理系。在哈佛继续自己的编程爱好,为哈佛设计了好几款实用软件,颇有声名。2006年大学毕业后加入加里·古特曼心理咨询室。两年后正式获得心理咨询师执照,拿到执照第二个月接待了第一位咨询人费雷尔·道格拉斯。三个月后,费雷尔·道格拉斯跳楼身亡,费雷尔次子控告马克谋杀了他父亲,应纽约警局邀请FBI介入调查。”


“好了,这段我们都知道,不用再说了。”斯佩德打断道,“说一下你们举荐他的理由。”


艾琳看向卡斯帕,卡斯帕点了点头,艾琳道:“费雷尔·道格拉斯并非一位普通人。他是华尔街最富盛名的大亨,人称“鲨鱼”。但凡他看上的猎物,没有一个死里逃生的,全都被他吃干抹净,小到一家公司,大到一个国家,无一例外。他的道德拉斯大厦与旧金山金门大桥并称全美top2自杀胜地。因连续六周有人跳楼,道格拉斯大厦还有个诨名——“鲨鱼周”大厦。费雷尔生性残忍,意志坚定,一生遭遇过无数挫折打击,被控与多起死亡事件有关。至今我们仍未能查明从不看心理医生的他为什么会到马克·扎克伯格这个刚刚拿到心理咨询师执照的年轻人那里做心理咨询。三个月后,这头吃人不吐骨头,亲儿子死在眼前眉头都没皱一下的鲨鱼,竟然自杀了。在所有候选人中,马克·扎克伯格是最年轻的,不仅学历最低,而且没有任何犯罪心理侧写经验,但他“捕杀”了费雷尔·道格拉斯,费雷尔是一个攻击力、控制欲极强的人,仅仅三个月,十几次会面,他就自杀了,尽管原因未明,但至少证明一点:马克击败了他。”


斯佩德冷笑道:“所以,你们就指望着他能逼那位连环杀手也去自杀?”


艾琳不敢说话了。


卡斯帕解释道:“马克·扎克伯格确实不是一位合格的候选人,所以最初并没有介绍他。但他的控制力与坚毅,远超其他候选人,我们有过惨痛教训,那位杀手极其擅长心理操控,我们已经损失两位特工。”


斯佩德当然清楚马克的优势在哪儿,他亲眼见过这个年轻人,至今仍认为他应当对费雷尔的死负责,但他太聪明也太强大,那么多心理学专家车轮战了几个月,愣是没从他嘴里套出一句有用的话。费雷尔纵横华尔街那么多年,早已心硬如铁,而这小子只用了短短三个月就到了致命“沙眼”,逼得心狠手辣的费雷尔跳楼自杀。FBI在马克身上的惨败,让斯佩德倍感屈辱,没能将其送进监狱已是奇耻大辱,如今再礼贤下士,聘请他为顾问,真是卑躬屈膝至极。


极光笔重重敲击着桌面,三下之后,斯佩德平静地说道:“继续。”




艾琳开始介绍马克的社交情况。


“马克·扎克伯格性格内向,不擅长社交。他只有三位好友。一位是克里斯·休斯。”


斯佩德动容了,“就是为总统写竞选演讲的那位?”


“是的。”艾琳答道,“克里斯·休斯是马克大学时的室友,两人感情很好,总统竞选成功后,原本想邀请他当新闻发言人,但马克这边出了费雷尔的事,他拒绝了总统的邀请,奔赴纽约帮助好友。如今在纽约州议员詹姆斯·贝尔办公室工作。”


“我们审查过他,他没有问题。说下一个。”


“他的第二位好友是达斯汀·莫斯科维茨。”幻灯片上出现一张热情洋溢的笑脸。“他与马克同岁,出生于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豪富之家,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学院,也是马克的室友。目前在一家名叫道尔的对冲基金工作,控制着大概上百亿的资金。”


“上百亿?”斯佩德愣住了,“他不是和马克同岁吗?”


“是的。”


“他才二十七岁怎么能管理这么多钱?那帮投资人疯了?”


会议室出现压抑地笑声。


艾琳也忍不住笑起来。


“怎么了?”斯佩德问。


“达斯汀的主顾基本涵盖了纽约上东区、上西区乃至东部各州的所有权贵夫人。”


“全是女的?”


“差不多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斯佩德愈发好奇,仔细打量着达斯汀,“这小子长得也不算特别英俊。”


塞缪尔举起手道:“我高他四届,他上大学时,我已经毕业了,但对他我是如雷贯耳,他在哈佛非常非常有名。”


“为什么有名?”


塞缪尔轻咳了一声道:“他上了校长的老婆,在毕业典礼前一天。这是哈佛校史上绝无仅有的战绩。”


全场爆笑,连斯佩德都笑了。


艾琳强忍住笑说道:“达斯汀·莫斯科维茨对夫人们有着难以描述的强大魅力。”


斯佩德再次认真观察达斯汀,仍是看不出让美国最有权势夫人们趋之若鹜的魅力到底在哪儿。


“继续。”


“第三位朋友是爱德华多·萨维林。”幻灯片出现一位身着黑色羊绒长风衣的英俊男子。


斯佩德调侃道:“你说这位让夫人们神魂颠倒我还觉得可信些。”


“爱德华多·萨维林,1982年生人,巴西裔,上世纪90年代初移民美国,定居迈阿密。他的身份有点复杂。”艾琳恢复严肃干练的模样,“萨维林家族在巴西是名门望族,移民美国是受到黑手党的威胁。定居迈阿密后,萨维林家族很低调,爱德华多的父亲罗伯托·萨维林从事进出口业务,母亲桑德拉·萨维林是一位心理学家,他们育有三个儿子。长子亚历山大成立了一家基金会,次子是一名牙科医生,爱德华多是家里最优秀的孩子,不仅是哈佛投资协会的会长,还是凤凰社成员。”


斯佩德的神情有些变了,其他都不足以引起关注,但凤凰社成员需要特别注意,FBI现任局长亦出自凤凰社。


“毕业后,他先是在花旗银行工作,后来自己成立了一家对冲基金,2008年金融危机时,他做空了房地产,短短数月就赚取了将近300%的利润,成为华尔街最耀眼的新星。然而奇怪的是一向遵纪守法的萨维林家族,在这一年突然和巴西黑帮搅合在一起,一年之后全美巴西黑帮新当家人成了罗伯托·萨维林。而爱德华多·萨维林成了巴西黑帮在纽约的总负责人。”


“萨维林家族和巴西黑帮一直势同水火”弗罗里达州探员凯特补充道,“巴西黑帮曾试图绑架过爱德华多,现在变成这样真是让人大跌眼镜。”


艾琳道:“影响马克成为顾问的原因除了阅历和年龄之外,爱德华多也是其中之一。”


“不止爱德华多。”卡斯帕道,“克里斯·休斯和达斯汀·莫斯科维茨的社交圈太过复杂,他们知道的消息恐怕比我们FBI还要多。”


塞缪尔笑道:“别说的马克好像已经是我们的猎物似的,这事儿成不成不在我们,在马克。我觉得他根本不想帮FBI。”


斯佩德看向塞缪尔,这位哈佛才子虽然出身平凡,却极擅钻营,是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。


“这只是我的猜测。”塞缪尔收起嘲讽,谦和地说,“毕竟马克手里握着费雷尔·道格拉斯的全部收藏,他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。”


斯科特摇着头笑道:“要说这个马克真是个妙人,弄死“鲨鱼”费雷尔本就已极为传奇,竟然还说动费雷尔将全部收藏赠与他,要知道他的子女分得的遗产也没马克多。”


“不说这些了。”斯佩德合上笔,放下眼镜,“马克·扎克伯格个人条件尚可,社交圈虽然简单,但辐射范围过于复杂。”斯佩德犹豫再三,终究没有将马克从候选人中剔除。“七位候选人,在座的特工主管一人负责一位,亲自接触后提交报告,再议。马克·扎克伯格塞缪尔负责。散会。”


斯佩德离开后,特工主管们满怀同情地看着塞缪尔,马克这个人可不好接触,比那位连环杀手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
塞缪尔自嘲道:“现在去买人身保险是不是有点晚了。”


斯科特搂住他的肩道:“没用。马克手下全是自杀身亡的,保险公司不赔钱。”




当晚,塞缪尔认真翻阅了马克的全部资料。费雷尔死后一年,他曾经的合伙人雷恩·福克斯约见马克,谈过几次话后,雷恩也自杀了。全美哗然。马克的心理咨询师执照被吊销了,然而出于好奇或者权贵们见鬼的癖好,上东区、上西区的富豪们开始陆陆续续到马克那间著名的谈话室与他聊天,其间又有数人自杀身亡。马克死神之名如日中天。


恶魔对死神。有意思。


塞缪尔合上电脑,露出笑容,他有预感这次的心理顾问非马克莫属。





pwp与道德底线

皮下也是耽美文同人文撸了不少,对强制啊触角啊dbsm什么的接触还挺良好的,毕竟这种在危险边缘大鹏展翅的感觉非常能激发肾上腺素。

但这真的是我第一次毫不怀疑地认定这个情节就是qj。

大家各有各的嗑点我很尊重。只是希望能认清,在觉得好萌刺激带感的同时,认清这样的情节如果发生在现实生活中,就是qj,就是犯罪,就是禽兽。

把嗑不起来那句话删了,最开始发的时候只写了这句,作为占tag的内容这句话太主观了,我道歉。

有说知道在说哪篇文的,对不起我没有针对哪篇文,也请不要对号入座。我尊重每一个为圈子产粮的大大,你们是这个圈子能存续能发展壮大的能量源泉。


嗑糖到迷幻的长得俊女孩的无逻辑碎碎念

觉得【长得俊】特别甜,特别特别甜,因为在小柚身边的小橘最放松最自然,这有多么难得啊。大家都觉得是制霸宠甜心,仿佛长在他身上的视线,不自觉出现的酒窝,压不下去的嘴角,肢体上下意识地触碰和保护,这些都是藏不住的。

但你们还记得,小柚说过,“林彦俊不能哭。他是我们的墙,他倒了我们就垮了。”

我想说,小柚你怎么那么好,你怎么那么懂他。就因为这句话,让我开始意识到其实小柚才是这两个人中的那根主心骨。他能一眼看穿小橘的伪装。他一直说,别看他看起来好像很凶,其实内心里有火。小柚好像很闹很皮还奶凶奶凶的,却是最能安定人心的存在。不管面对多大的压力,多可怕的困局,他永远四两拨千斤,泰山崩于前而不倒。这是实力积淀起来的自信,更是与生俱来对世界的包容与善意。就像他说的,“有尤老师在,没有什么好怕的。”所以在他身边的时候,小橘能暂时卸下武装,做回自己,休息一下。

为什么长得俊甜,因为心意相通的了解是演不出来的,发自内心的亲昵是演不出来的。

所以要相信,小橘这两天经历的这些困境,他不是一个人在死扛,小柚在呢,那么温柔那么善解人意那么懂小橘,他怎么可能不在开导他,怎么可能不在帮他找状态,怎么可能不努力逗他开心。小超人也在呢,香蕉的团魂都在呢。还有土偶里遇到的好兄弟们,还记得小橘怎么开导农农的吗?那个比喻真的太透彻了,透彻到让人心疼。还有大厂外的拼了命在打投的海狮们。

边复习直拍边零零散散写了好多,逻辑死亡,真情实感,想到哪写到哪。

啊啊啊!新鲜出炉你山的ins啊啊啊!
这什么!!这什么!!莫名其妙的被甜齁

转发首页富相桑害

不锈歌:

“他们在千千万万个故事里白首,却在真正属于他们的那一个里永别”


↑这条弹幕完美解释了另一条↓


“无论有多少甜文都弥补不了受的伤”


#幽灵船女孩为何都这么擅长互相捅刀?是被官方操练出来的必备技能吗莫非?